<var id="9r99v"><delect id="9r99v"></delect></var>

    <font id="9r99v"><noframes id="9r99v"><var id="9r99v"></var>

        <font id="9r99v"><noframes id="9r99v"><font id="9r99v"></font>

        <b id="9r99v"><track id="9r99v"></track></b>
        <del id="9r99v"><track id="9r99v"></track></del>
        <font id="9r99v"></font>

                    head兩會置頂圖片12.png

                    中文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

                    當前位置 : 首頁 >> 社會 >> 正文

                    【本刊專稿】山里娃的冬日“練”歌

                    2022-03-17      本刊記者 秦斌 馬悅 攝影報道

                    • 5641ce27-77e5-4c2d-bbf7-fa36deeb7854.jpg

                      冬日里,延慶珍珠泉中心小學的學生們在結冰的菜食河上進行冰球訓練。 攝影 馬悅/人民畫報

                    • _1CJ5111.jpg

                      下午1點,珍珠泉中心小學的學生們從學校里帶著滑冰裝備穿越村莊去菜食河冰場。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2021-12-30 125704.jpg

                      “山里娃冰球隊”的隊員們從二至六年級中選拔而來,分為后衛、邊鋒、前鋒、守門員,隊伍中有男生,也有女生。 攝影 馬悅/人民畫報

                    • 049beaf3-3010-40a1-8451-56f475d1148c.jpg

                      六年級的李悅是球隊的副隊長,也是冰球隊里僅有的兩名女隊員之一,長相文靜的她卻是賽場上最拼的一個。 攝影 馬悅/人民畫報

                    • 12c375f6-92ec-4242-b6a4-7779c004958b.jpg

                      結冰的菜食河上,“山里娃冰球隊”隊員們在訓練。 攝影 馬悅/人民畫報

                    • _INB1533.jpg

                      珍珠泉中心小學低年級的學生正在學習滑冰。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_1CJ5665.jpg

                      69歲的趙紀生和珍珠泉中心小學“山里娃冰球隊”的主力隊員們。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_1CJ6054.jpg

                      延慶四海中心小學,趙紀生在教授孩子們滑冰技術。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_INB1708.jpg

                      珍珠泉中心小學一名學生羨慕地玩著冰球隊員的球桿。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_INB1734.jpg

                      “山里娃冰球隊”的守門員穿戴好裝備準備進場參加比賽。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_INB1768.jpg

                      在延慶太平莊中心小學冰場,“山里娃冰球隊”將與太平莊中心小學展開一場冰球比賽。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

                      幽靜的菜食河冰面、狹小的花壇冰場、開闊的菜地冰面……隨著冰鞋在冰面上劃出一道道白色痕跡,冰上運動也在北京市延慶區山里的孩子心中留下印記。這些印記在山區的冬天里,伴隨著孩子們,在“帶動三億人參與冰雪運動”的號召下,“一起向未來”。

                      寒冬臘月,位于北京市延慶區珍珠泉鄉珍珠泉村前的菜食河已經結了厚厚的冰,山里白天的氣溫只有零下5℃,午后的陽光穿過冬日光禿的樹枝撒向冰面,讓人感覺似乎也少了寒冬里的些許涼意。隨著“滴滴滴”的哨響,約40名小學生穿著冰鞋陸續向身著紅色沖鋒衣的趙紀生快速靠攏,圍著他站成了一個半圓。珍珠泉中心小學的學生又開始了每周兩次的滑冰課。

                      珍珠泉村距離延慶城區約50公里,離北京市區約100公里,是一個藏在大山坳里的小村莊。村里的珍珠泉中心小學僅有40名學生,來自周邊17個村莊。這里因有常年流淌泉水的珍珠泉眼而得名,村南一條菜食河依村而過。每到冬天,菜食河冰封起來,就成為一塊天然的冰場。珍珠泉中心小學冰球隊的訓練場,就在這塊距離學校不到200米的天然冰場。這里也成為他們冰球夢開始的地方。

                      “響應‘帶動三億人參與冰雪運動’的號召,冬奧會舉辦地的孩子們得帶頭?!壁w紀生說。冬奧會籌辦之初,時任珍珠泉中心小學校長劉殿興思量著,要組建一支冰球隊,讓山里娃們也能上冰馳騁。2017年冬天,一個偶然的機會,趙紀生被聘請為珍珠泉中心小學的滑冰教練。趙紀生今年69歲,是北京師范大學體育與運動學院的退休教師,是位愛笑的老爺子,話不出三言兩語,便會伴隨著“呵呵呵呵”的笑聲。2013年退休后,他便常住在延慶。

                      借助2022年冬奧會的東風,依托珍珠泉地區天然的地域優勢和豐富的冰雪資源,珍珠泉小學自2017年起,結合學校特色課程建設,全力開發了冰雪綜合實踐課程。

                      2017年寒假前,趙紀生決定組建“山里娃冰球隊”,主要成員是學校五、六年級的孩子,這個冰球隊是男女組合的隊伍。說到組建冰球隊的初衷,趙紀生和珍珠泉鄉中心小學校長的想法一致——想讓孩子們鍛煉好身體,開闊眼界。在冰球隊里,趙紀生不僅是老師,有時也是孩子們的爺爺,碰到調皮不好好上學的學生,他會去他們的家里家訪;學生想參加他的冰球隊,他有要求,學習成績好才有資格被選上。如今滑冰已經成為珍珠泉村孩子的“必修課”。經過滑冰課的訓練,孩子們的技術不斷提高。

                      在距離珍珠泉鄉5公里的四海中心小學,冰雪課也在如火如荼地進行著,學校利用教學樓之間種花的空地,用塑料布墊底,澆上水,用舊輪胎做圍欄圍成一個小型的冰場。每到體育課,來自全校不同班級的70余名住宿生,爭先恐后地走上冰場。

                      珍珠泉中心小學、四海中心小學與康莊中心小學在資源共享、聯合辦學的理念下共同組建了“山里娃冰球隊”,趙紀生擔任教練?!吧嚼锿薇蜿牎痹?021年參加了北京市、延慶區的多場比賽。

                      每周結束了珍珠泉中心小學的湖面訓練后,趙紀生便駕車趕到四海中心小學,開始當天的滑冰課。直到太陽下山,他再開車回到自己延慶的家。

                    上一頁

                    下一頁

                    【本刊專稿】山里娃的冬日“練”歌

                    2022-03-17      本刊記者 秦斌 馬悅 攝影報道

                      幽靜的菜食河冰面、狹小的花壇冰場、開闊的菜地冰面……隨著冰鞋在冰面上劃出一道道白色痕跡,冰上運動也在北京市延慶區山里的孩子心中留下印記。這些印記在山區的冬天里,伴隨著孩子們,在“帶動三億人參與冰雪運動”的號召下,“一起向未來”。

                      寒冬臘月,位于北京市延慶區珍珠泉鄉珍珠泉村前的菜食河已經結了厚厚的冰,山里白天的氣溫只有零下5℃,午后的陽光穿過冬日光禿的樹枝撒向冰面,讓人感覺似乎也少了寒冬里的些許涼意。隨著“滴滴滴”的哨響,約40名小學生穿著冰鞋陸續向身著紅色沖鋒衣的趙紀生快速靠攏,圍著他站成了一個半圓。珍珠泉中心小學的學生又開始了每周兩次的滑冰課。

                      珍珠泉村距離延慶城區約50公里,離北京市區約100公里,是一個藏在大山坳里的小村莊。村里的珍珠泉中心小學僅有40名學生,來自周邊17個村莊。這里因有常年流淌泉水的珍珠泉眼而得名,村南一條菜食河依村而過。每到冬天,菜食河冰封起來,就成為一塊天然的冰場。珍珠泉中心小學冰球隊的訓練場,就在這塊距離學校不到200米的天然冰場。這里也成為他們冰球夢開始的地方。

                      “響應‘帶動三億人參與冰雪運動’的號召,冬奧會舉辦地的孩子們得帶頭?!壁w紀生說。冬奧會籌辦之初,時任珍珠泉中心小學校長劉殿興思量著,要組建一支冰球隊,讓山里娃們也能上冰馳騁。2017年冬天,一個偶然的機會,趙紀生被聘請為珍珠泉中心小學的滑冰教練。趙紀生今年69歲,是北京師范大學體育與運動學院的退休教師,是位愛笑的老爺子,話不出三言兩語,便會伴隨著“呵呵呵呵”的笑聲。2013年退休后,他便常住在延慶。

                      借助2022年冬奧會的東風,依托珍珠泉地區天然的地域優勢和豐富的冰雪資源,珍珠泉小學自2017年起,結合學校特色課程建設,全力開發了冰雪綜合實踐課程。

                      2017年寒假前,趙紀生決定組建“山里娃冰球隊”,主要成員是學校五、六年級的孩子,這個冰球隊是男女組合的隊伍。說到組建冰球隊的初衷,趙紀生和珍珠泉鄉中心小學校長的想法一致——想讓孩子們鍛煉好身體,開闊眼界。在冰球隊里,趙紀生不僅是老師,有時也是孩子們的爺爺,碰到調皮不好好上學的學生,他會去他們的家里家訪;學生想參加他的冰球隊,他有要求,學習成績好才有資格被選上。如今滑冰已經成為珍珠泉村孩子的“必修課”。經過滑冰課的訓練,孩子們的技術不斷提高。

                      在距離珍珠泉鄉5公里的四海中心小學,冰雪課也在如火如荼地進行著,學校利用教學樓之間種花的空地,用塑料布墊底,澆上水,用舊輪胎做圍欄圍成一個小型的冰場。每到體育課,來自全校不同班級的70余名住宿生,爭先恐后地走上冰場。

                      珍珠泉中心小學、四海中心小學與康莊中心小學在資源共享、聯合辦學的理念下共同組建了“山里娃冰球隊”,趙紀生擔任教練?!吧嚼锿薇蜿牎痹?021年參加了北京市、延慶區的多場比賽。

                      每周結束了珍珠泉中心小學的湖面訓練后,趙紀生便駕車趕到四海中心小學,開始當天的滑冰課。直到太陽下山,他再開車回到自己延慶的家。

                    • 5641ce27-77e5-4c2d-bbf7-fa36deeb7854.jpg

                      冬日里,延慶珍珠泉中心小學的學生們在結冰的菜食河上進行冰球訓練。 攝影 馬悅/人民畫報

                    • _1CJ5111.jpg

                      下午1點,珍珠泉中心小學的學生們從學校里帶著滑冰裝備穿越村莊去菜食河冰場。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2021-12-30 125704.jpg

                      “山里娃冰球隊”的隊員們從二至六年級中選拔而來,分為后衛、邊鋒、前鋒、守門員,隊伍中有男生,也有女生。 攝影 馬悅/人民畫報

                    • 049beaf3-3010-40a1-8451-56f475d1148c.jpg

                      六年級的李悅是球隊的副隊長,也是冰球隊里僅有的兩名女隊員之一,長相文靜的她卻是賽場上最拼的一個。 攝影 馬悅/人民畫報

                    • 12c375f6-92ec-4242-b6a4-7779c004958b.jpg

                      結冰的菜食河上,“山里娃冰球隊”隊員們在訓練。 攝影 馬悅/人民畫報

                    • _INB1533.jpg

                      珍珠泉中心小學低年級的學生正在學習滑冰。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_1CJ5665.jpg

                      69歲的趙紀生和珍珠泉中心小學“山里娃冰球隊”的主力隊員們。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_1CJ6054.jpg

                      延慶四海中心小學,趙紀生在教授孩子們滑冰技術。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_INB1708.jpg

                      珍珠泉中心小學一名學生羨慕地玩著冰球隊員的球桿。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_INB1734.jpg

                      “山里娃冰球隊”的守門員穿戴好裝備準備進場參加比賽。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_INB1768.jpg

                      在延慶太平莊中心小學冰場,“山里娃冰球隊”將與太平莊中心小學展開一場冰球比賽。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在线观看91精品国产入口,在线观看Aⅴ免费,在线观看AⅤ无码免费视频,在线观看播放国产小视频,在线观看不卡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