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9r99v"><delect id="9r99v"></delect></var>

    <font id="9r99v"><noframes id="9r99v"><var id="9r99v"></var>

        <font id="9r99v"><noframes id="9r99v"><font id="9r99v"></font>

        <b id="9r99v"><track id="9r99v"></track></b>
        <del id="9r99v"><track id="9r99v"></track></del>
        <font id="9r99v"></font>

                    head兩會置頂圖片12.png

                    中文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

                    當前位置 : 首頁 >> 人物 >> 正文

                    建造文學意義上的女性共同體

                    2022-04-13      撰文 張莉

                    • zhangli.jpg

                      張莉,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張莉供圖)

                    • book.jpg

                      2020年10月,張莉的博士論文《中國現代女性寫作的發生(1898-1925)》出版,圖為在北京舉行的新書發布會上,張莉(前排右)與中國著名學者、北京大學人文特聘教授戴錦華(前排中)與現場觀眾合影。(張莉供圖)

                    • 微信圖片_20220412150713.jpg

                      2021年4月,張莉(右中)作為嘉賓參加《2021年了,我們為什么還要談女性寫作》對談活動,與觀眾分享自己對“女性寫作”的觀察與思考。(張莉供圖)

                    • 微信圖片_20220330113439.jpg

                      2021年3月,張莉主編的《新女性寫作專輯:美發生著變化》由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出版,她強調“新女性寫作”,是希望與以往的女性寫作區別開來,呼吁女性寫作應該有更廣闊、更豐富的面向,書寫更廣大的女性生存。(張莉供圖)

                    • 微信圖片_20220330113505.jpg

                      2022年3月,張莉和研究生團隊一起討論“持微火者 女性文學好書榜”春季書單,這是第一個女性文學好書榜,旨在鼓勵女作家的創作。(張莉供圖)

                    < >

                      近年來,我的工作主要側重于女性文學研究,進行了一些相關田野調查,主編《中國女性文學年選》和《中國新女性寫作專輯》以及主辦“中國女性文學好書榜”等,致力于建造一種文學意義上的女性共同體。

                      2018年7月到2018年底,我先后對127位中國新銳作家進行了性別觀調查,后來一些著名作家也加入了這項調查,包括鐵凝、賈平凹、阿來、韓少功、閻連科等人。這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性別觀問卷調查。為什么要做性別觀調查?這是我經常被問到的一個問題。首先,我的博士論文關注一百年前中國現代女性寫作的發生,從那時候開始,我的學術焦點便是關注一百年來中國社會的性別變遷。一百年過去,今天的女性如何理解自己;男性的性別觀是怎樣的,與百年前相比有什么變化,我對這些問題也很強烈的好奇。在我看來,性別觀是衡量一個人、一個社會文明程度的標志之一。

                      女性文學研究、作家的性別意識一直是我長久的研究興趣。我在北京師范大學任教,在這所培養了中國第一代女作家的高等學府,一百年后的今天,作為老師,每天都會和95后乃至00后一代打交道,我深刻認識到,一個新的性別觀時代已經來臨。文學是什么呢?它要切實表現現實和時代生活,真正優秀的作家也要比普通人更敏感,要走在時代的前面。那么,我們時代人關于性別問題的認識在文學作品里傳達出來了嗎?我是有疑問的。

                      通過調查會發現,作家們的回答也深具平等意識,這很重要。但是,透過他們的表態,也有一些特別微妙而值得分析的東西。在回答自己什么時候有性別意識的時候,很多作家回答的都是自己的生理性別的認知。其實,人有生理性別,也有社會性別,人的生理性別和社會性別不一定是一致的。而我們討論性別觀的時候,并不強調一個人對生理性別的理解,而更要看他對社會性別的認識。

                      在性別觀調查里,作家蘇童的回答被廣泛引用過,他說,“福樓拜寫包法利夫人的時候,他得有顆艾瑪的心?!备前輰懲晷≌f后也曾經說,“我就是包法利夫人,包法利夫人就是我?!?/span>這是一種社會性別意識的體現。一直以來,在我們對文學經典的認定中,其實包含了對社會性別意識的肯定,比如《紅樓夢》《包法利夫人》《安娜·卡列寧娜》《祝?!?,這些作品都是深具社會性別意識的,也就是說,這些男性作家在寫作時,跨越了他們的生理性別,選擇和女性站在了一起看世界。

                      調查中有個問題是,你會克服自己的性別意識嗎?許多男作家的回答是要面對自己的性別,為什么要克服呢?它是自身的一部分。而女作家往往會說要克服女性弱點,你會感受到她們對女性意識的猶疑。相比而言,男作家對性別問題相對會更坦然,而女作家呢,是在潛意識里有一種不安全感或者自卑感存在。

                      新文化運動時期,為了體現對女性的尊重,我們的先驅創造了“她”字——“她”誕生于現代,和“他”是平等的,這個字非常直觀地表明了,她和他有相同的部分,也有不同的部分。

                      一百年前,大部分中國女人才開始有機會和男人一樣受教育、拿起筆、寫自己的故事。只有現代女性開始書寫,真正的中國女性寫作傳統才建立。我們看冰心、廬隱早期的寫作,她們最初的表達不連貫、不流暢,喜歡寫別人的故事,不敢寫自己。她們需要時間去尋找自己的聲音。如果不像魯迅、周作人那樣寫,應當怎么寫呢?直到丁玲、蕭紅、張愛玲的作品發表,我們才發現,女性寫作與男性的立場、所使用的腔調、所使用的視角如此不同,她們實實在在豐富了現代漢語的表達,而寫作成就又是可以和男性比肩的。

                      今天,我們之所以討論作家的性別意識,強調女性寫作,其實是在平等的前提下尊重一種差異性。對女人與女性身份的關注,強調女性寫作和女性立場,不是為了關閉和排斥,而是為了更好地打開和理解。在女性聲音和女性處境被忽略的情況下,關注女性和強調女性,應該是現代社會的基本常識。

                      正是在這個意義上,我和《十月》雜志一起,2020年3月8號推出了“新女性寫作”專輯。我強調“新女性寫作”,是希望與以往的女性寫作區別開來?!靶屡詫懽鲗]嫛毖埖杂烂?、林白在內的13位女作家共同參與了這樣的寫作,這些作品迸發出新的火苗,尤其是“80后”一代。后來作品結集為《美發生著變化:新女性寫作專輯》,之所以有“新女性寫作”這個專輯,其實是想呼吁,女性寫作應該有更廣闊,有豐富的面向,書寫更廣大的女性生存。我理想意義上的女性寫作——它有如四通八達的神經,既連接女人與男人、女人與女人,也連接人與現實、人與大自然。換言之,我所強調的新女性寫作,看重女性及性別問題的復雜性,強調寫作者的社會性別,將女人和女性放置于社會關系中去觀照和理解,關注因民族、階層、經濟和文化差異而導致的不同性別立場。在我看來,女性寫作是具有彈性和包容性的概念,是可以充分討論的。

                      讀博士期間,我再做現代女性文學寫作發生研究時,特別想找到一百年前普通女作家們的作品,比如說1919年女作者們寫過小說,當時還暢想,如果每一年都有女性作品的選編,那么作為100年后的研究者該有多幸福,我們能清晰判斷出女性文學成長的整脈絡,也會更直觀看到她們如何一路走來。可惜的是,100年來還沒有一本中國女性文學年選。很多普通女作者的作品就此消失在風中了。

                      《2019中國女性文學選》是中國文學史上第一本女性文學選。對我來說,開展女性文學年選的意義兩個方面我想為中國女性文學留下年度樣本,從這些作品中可以看到女性文學的精神風貌、文學氣質的變化。二是我想要通過這樣的作品選編來記錄中國女性的生樣態。這是站在人類學和社會學立場上的考量,我相信這里的生活記錄,有新聞報道所不能涵蓋的豐富和多樣。

                      從2019年開始,到今年已經是第年了。年選的基本框架是20位女作家講述的20個故事,是從全國諸多文學期刊發表的優秀作品中挑選而來,分為“愛”“秘密”和“遠方”這三主題。它涵蓋了不同年齡段以及不同類型的女性寫作,每年都會選擇5到6位新面孔,通過這種方式鼓勵青年女作家的寫作。我相信,在未來五年到十年的區間里,女性文學年選會推出屬于它的女性作者群。事實上,年選工作的持續也將厘清中國當代女性文學的發展脈絡,建立屬于當代女性文學寫作的傳統。

                      張潔是上世紀80年代以來最早被世界接受的中國女作家,在德國、美國等都深受關注。美國記者采訪張潔時,她的作品被視為中國女性文學的代表。張潔是特別有主體性的寫作者,她不遮掩身上的本土性,也沒有深受西方作家的影響進行模仿寫作,沒有翻譯腔。和阿特伍德、門羅相比,她的風格很獨特,誠實、坦率,也坦然表達了中國女性的決絕、獨立,以及她們遭遇的種種困境。她會立足本土經驗,把對女性和女性處境的理解放置在兩性關系里。張潔之后,在海外深受關注的中國當代女作家還有鐵凝、王安憶、遲子建等。近些年來,中國女性文學迅猛發展,特別值得關注的是網絡女作家以及科幻領域女作家的崛起,很多80后、90后作家,她們有很好的文學素養,有在世界各國求學的背景,知識譜系非常完備,未來可期。

                      在性別觀調查中,我曾經問過青年女作家她們喜歡的世界女性作家是誰,從中可以發現,她們的閱讀趣味非常廣泛,從英國女作家簡·奧斯?。?775-1817)到2013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加拿大女作家艾麗絲·門羅(生于1931年),幾乎構成了大半個世界女性文學圖譜。正如我們所看到,中國當代女作家的作品也在持續被翻譯到國外,這也意味著中國女性文學本就是世界文學的一部分。從這個角度看,我對中國女性文學的發展特別有信心,特別期待越來越多的女作家能越來越坦然、自在地表達;更多的女性聲音被聽到,更多的女性生活被看到。

                      (本文作者系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上一頁

                    下一頁

                    建造文學意義上的女性共同體

                    2022-04-13      撰文 張莉

                      近年來,我的工作主要側重于女性文學研究,進行了一些相關田野調查,主編《中國女性文學年選》和《中國新女性寫作專輯》以及主辦“中國女性文學好書榜”等,致力于建造一種文學意義上的女性共同體。

                      2018年7月到2018年底,我先后對127位中國新銳作家進行了性別觀調查,后來一些著名作家也加入了這項調查,包括鐵凝、賈平凹、阿來、韓少功、閻連科等人。這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性別觀問卷調查。為什么要做性別觀調查?這是我經常被問到的一個問題。首先,我的博士論文關注一百年前中國現代女性寫作的發生,從那時候開始,我的學術焦點便是關注一百年來中國社會的性別變遷。一百年過去,今天的女性如何理解自己;男性的性別觀是怎樣的,與百年前相比有什么變化,我對這些問題也很強烈的好奇。在我看來,性別觀是衡量一個人、一個社會文明程度的標志之一。

                      女性文學研究、作家的性別意識一直是我長久的研究興趣。我在北京師范大學任教,在這所培養了中國第一代女作家的高等學府,一百年后的今天,作為老師,每天都會和95后乃至00后一代打交道,我深刻認識到,一個新的性別觀時代已經來臨。文學是什么呢?它要切實表現現實和時代生活,真正優秀的作家也要比普通人更敏感,要走在時代的前面。那么,我們時代人關于性別問題的認識在文學作品里傳達出來了嗎?我是有疑問的。

                      通過調查會發現,作家們的回答也深具平等意識,這很重要。但是,透過他們的表態,也有一些特別微妙而值得分析的東西。在回答自己什么時候有性別意識的時候,很多作家回答的都是自己的生理性別的認知。其實,人有生理性別,也有社會性別,人的生理性別和社會性別不一定是一致的。而我們討論性別觀的時候,并不強調一個人對生理性別的理解,而更要看他對社會性別的認識。

                      在性別觀調查里,作家蘇童的回答被廣泛引用過,他說,“福樓拜寫包法利夫人的時候,他得有顆艾瑪的心?!备前輰懲晷≌f后也曾經說,“我就是包法利夫人,包法利夫人就是我?!?/span>這是一種社會性別意識的體現。一直以來,在我們對文學經典的認定中,其實包含了對社會性別意識的肯定,比如《紅樓夢》《包法利夫人》《安娜·卡列寧娜》《祝?!?,這些作品都是深具社會性別意識的,也就是說,這些男性作家在寫作時,跨越了他們的生理性別,選擇和女性站在了一起看世界。

                      調查中有個問題是,你會克服自己的性別意識嗎?許多男作家的回答是要面對自己的性別,為什么要克服呢?它是自身的一部分。而女作家往往會說要克服女性弱點,你會感受到她們對女性意識的猶疑。相比而言,男作家對性別問題相對會更坦然,而女作家呢,是在潛意識里有一種不安全感或者自卑感存在。

                      新文化運動時期,為了體現對女性的尊重,我們的先驅創造了“她”字——“她”誕生于現代,和“他”是平等的,這個字非常直觀地表明了,她和他有相同的部分,也有不同的部分。

                      一百年前,大部分中國女人才開始有機會和男人一樣受教育、拿起筆、寫自己的故事。只有現代女性開始書寫,真正的中國女性寫作傳統才建立。我們看冰心、廬隱早期的寫作,她們最初的表達不連貫、不流暢,喜歡寫別人的故事,不敢寫自己。她們需要時間去尋找自己的聲音。如果不像魯迅、周作人那樣寫,應當怎么寫呢?直到丁玲、蕭紅、張愛玲的作品發表,我們才發現,女性寫作與男性的立場、所使用的腔調、所使用的視角如此不同,她們實實在在豐富了現代漢語的表達,而寫作成就又是可以和男性比肩的。

                      今天,我們之所以討論作家的性別意識,強調女性寫作,其實是在平等的前提下尊重一種差異性。對女人與女性身份的關注,強調女性寫作和女性立場,不是為了關閉和排斥,而是為了更好地打開和理解。在女性聲音和女性處境被忽略的情況下,關注女性和強調女性,應該是現代社會的基本常識。

                      正是在這個意義上,我和《十月》雜志一起,2020年3月8號推出了“新女性寫作”專輯。我強調“新女性寫作”,是希望與以往的女性寫作區別開來?!靶屡詫懽鲗]嫛毖埖杂烂?、林白在內的13位女作家共同參與了這樣的寫作,這些作品迸發出新的火苗,尤其是“80后”一代。后來作品結集為《美發生著變化:新女性寫作專輯》,之所以有“新女性寫作”這個專輯,其實是想呼吁,女性寫作應該有更廣闊,有豐富的面向,書寫更廣大的女性生存。我理想意義上的女性寫作——它有如四通八達的神經,既連接女人與男人、女人與女人,也連接人與現實、人與大自然。換言之,我所強調的新女性寫作,看重女性及性別問題的復雜性,強調寫作者的社會性別,將女人和女性放置于社會關系中去觀照和理解,關注因民族、階層、經濟和文化差異而導致的不同性別立場。在我看來,女性寫作是具有彈性和包容性的概念,是可以充分討論的。

                      讀博士期間,我再做現代女性文學寫作發生研究時,特別想找到一百年前普通女作家們的作品,比如說1919年女作者們寫過小說,當時還暢想,如果每一年都有女性作品的選編,那么作為100年后的研究者該有多幸福,我們能清晰判斷出女性文學成長的整脈絡,也會更直觀看到她們如何一路走來。可惜的是,100年來還沒有一本中國女性文學年選。很多普通女作者的作品就此消失在風中了。

                      《2019中國女性文學選》是中國文學史上第一本女性文學選。對我來說,開展女性文學年選的意義兩個方面我想為中國女性文學留下年度樣本,從這些作品中可以看到女性文學的精神風貌、文學氣質的變化。二是我想要通過這樣的作品選編來記錄中國女性的生樣態。這是站在人類學和社會學立場上的考量,我相信這里的生活記錄,有新聞報道所不能涵蓋的豐富和多樣。

                      從2019年開始,到今年已經是第年了。年選的基本框架是20位女作家講述的20個故事,是從全國諸多文學期刊發表的優秀作品中挑選而來,分為“愛”“秘密”和“遠方”這三主題。它涵蓋了不同年齡段以及不同類型的女性寫作,每年都會選擇5到6位新面孔,通過這種方式鼓勵青年女作家的寫作。我相信,在未來五年到十年的區間里,女性文學年選會推出屬于它的女性作者群。事實上,年選工作的持續也將厘清中國當代女性文學的發展脈絡,建立屬于當代女性文學寫作的傳統。

                      張潔是上世紀80年代以來最早被世界接受的中國女作家,在德國、美國等都深受關注。美國記者采訪張潔時,她的作品被視為中國女性文學的代表。張潔是特別有主體性的寫作者,她不遮掩身上的本土性,也沒有深受西方作家的影響進行模仿寫作,沒有翻譯腔。和阿特伍德、門羅相比,她的風格很獨特,誠實、坦率,也坦然表達了中國女性的決絕、獨立,以及她們遭遇的種種困境。她會立足本土經驗,把對女性和女性處境的理解放置在兩性關系里。張潔之后,在海外深受關注的中國當代女作家還有鐵凝、王安憶、遲子建等。近些年來,中國女性文學迅猛發展,特別值得關注的是網絡女作家以及科幻領域女作家的崛起,很多80后、90后作家,她們有很好的文學素養,有在世界各國求學的背景,知識譜系非常完備,未來可期。

                      在性別觀調查中,我曾經問過青年女作家她們喜歡的世界女性作家是誰,從中可以發現,她們的閱讀趣味非常廣泛,從英國女作家簡·奧斯?。?775-1817)到2013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加拿大女作家艾麗絲·門羅(生于1931年),幾乎構成了大半個世界女性文學圖譜。正如我們所看到,中國當代女作家的作品也在持續被翻譯到國外,這也意味著中國女性文學本就是世界文學的一部分。從這個角度看,我對中國女性文學的發展特別有信心,特別期待越來越多的女作家能越來越坦然、自在地表達;更多的女性聲音被聽到,更多的女性生活被看到。

                      (本文作者系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 zhangli.jpg

                      張莉,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張莉供圖)

                    • book.jpg

                      2020年10月,張莉的博士論文《中國現代女性寫作的發生(1898-1925)》出版,圖為在北京舉行的新書發布會上,張莉(前排右)與中國著名學者、北京大學人文特聘教授戴錦華(前排中)與現場觀眾合影。(張莉供圖)

                    • 微信圖片_20220412150713.jpg

                      2021年4月,張莉(右中)作為嘉賓參加《2021年了,我們為什么還要談女性寫作》對談活動,與觀眾分享自己對“女性寫作”的觀察與思考。(張莉供圖)

                    • 微信圖片_20220330113439.jpg

                      2021年3月,張莉主編的《新女性寫作專輯:美發生著變化》由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出版,她強調“新女性寫作”,是希望與以往的女性寫作區別開來,呼吁女性寫作應該有更廣闊、更豐富的面向,書寫更廣大的女性生存。(張莉供圖)

                    • 微信圖片_20220330113505.jpg

                      2022年3月,張莉和研究生團隊一起討論“持微火者 女性文學好書榜”春季書單,這是第一個女性文學好書榜,旨在鼓勵女作家的創作。(張莉供圖)

                    在线观看91精品国产入口,在线观看Aⅴ免费,在线观看AⅤ无码免费视频,在线观看播放国产小视频,在线观看不卡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